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姐姐的沙发】(真皮沙发)
【姐姐的沙发】(真皮沙发)
            姐姐的沙发(真皮沙发)
 

 字数:0.7万
 
***********************************   (本文曾在转贴区发表,被好心的版主转到原创区,结果管理员误认为是伪 原创,被关闭,楼主白衣杀手也被等待删除。这篇其实是白衣飘飘512姐姐的 代表作品啦,写的真不错,受白衣姐姐的委托现转来请大家分享。)
 *********************************** 
  今年20岁的小童来自南方的农村,正在读大二。他虽然人长得很健壮,也 很英俊,走在街上能赢得无数少女悄然一顾,但由于家里很穷,他的大学生活并 不快乐。借来的学费和生活费始终像山一样压得他喘不过气来。如何弄到钱让自 己顺利地完成这四年的学业始终是他的一块心病。
 
  小童是通过找家教认识李姐的。李姐是学校对面中介公司的老板,她很热心 地为大学生们提供家教和其它打工的机会。她为人热情大方,对学生们特别关照, 从不收那些求职的同学们的报名费,只要交一两张生活照就OK了。
 
  其实大家并不知道,她在介绍家教的同时,还专门给一些有钱的女人找年轻 帅气的大学生。哎,社会就是这样啊,那些有钱的臭男人专门玩弄年轻漂亮的女 孩子,有钱的女人找几个帅气的男孩子有什么不可呢?这样才算公平啊。 
  「你总得弄到钱念完大学吧?」在得知小童的情况后,李姐这样对他说。 
  小童对她点了点头。他并不知道她接下来要说什么,他以为她是关心他。 
  「看你长得挺英俊的,有过女朋友吗?」小童不明白李姐怎么忽然又说起了 这个。他老实地摇摇头。
 
  「不会吧?这么帅气的小伙子怎么会没交过女朋友?」
 
  「真的没有过。」小童低下头、红着脸说。他心里说:我连饭都吃不上了, 哪交得起女朋友呀。
 
  「嗯,这就好办了。我认识一个很有钱的郎总,只要你愿意,她会出钱帮你 完成学业的。」
 
  听了李姐的话,小童眼前一亮,他抬起头看了看她。
 
  李姐继续说到:「不过,需要资助的同学太多了,只有最优秀的她才愿意帮 助。这样吧,你先把发两张照片和你的基本情况到这个邮箱,让她知道你是最优 秀的,等她选定了我通知你。」
 
  小童很兴奋地答应着。
 
  回到学校,小童挑选了自己最得意的两张生活照,写上自己的年龄、身高、 体重、学校、专业等基本情况发到了那个邮箱。
 
  两天后,小童接到了李姐的电话。说是那个郎总同意资助小童完成学业,让 他到李姐那面谈。小童高兴得一下子跳了起来,他急急赶到李姐处。
 
  「真是恭喜你了,小童。郎总看了你的情况后很满意,从上千的求助者中选 中了你。这样你就不用犯愁你的学费了。」李姐见了小童第一句话这样说。 
  「谢谢李姐。」小童感激地说。
 
  「不过,条件是你要陪人家两天。」李姐看着小童慢慢地说。
 
  当小童明白这「陪」的意思后,他的脸红的要死,半天没说出话来。
 
  「你是男孩子嘛,有什么可怕的。」看小童很为难的样子,李姐说,「陪人 家女孩子两天也没什么损失吧,还把四年的学费、生活费都赚了。天底下哪有这 样的好事啊!人家可是一家五星大酒店的销售总监呢,想巴结她的男人成千上万 排着队呢。」小童还是底着头不说话。
 
  「哇,还是个大学生呢,都什么年代了,还这么封建!同意还是不同意,给 个痛快话呀。」
 
  想着李姐的话,又想到借来的学费和生活费,小童红着脸艰难地点点头。 
  小童是在一家上岛咖啡店见到那个郎总的。外面飘着雪,桌上的那杯咖啡冒 着徐徐上升的热气。
 
  「哎,李姐,我迟到了,不好意思!」她的声音很好听,但是小童没有看到 她的样子,一直没敢抬头。她脱下了黑色的风衣,被男服务生拿了去。
 
  「呵,陪我去下洗手间!」李姐跟她走了出去。小童抬起头看到她们去了洗 手间,剩下他在那里。望着那杯咖啡,他一直没喝,心里乱作一团。
 
  不多会儿,她们回来了,小童的头再次低下了。
 
  「哎,小童,叫郎总!」小童抬起了头,对她很扭捏地一笑,说了句:您好! 那是他第一次看到她。
 
  她看上去只有二十五、六的年纪,很漂亮,漂亮得让小童惊奇。他以为会是 一个相貌丑陋,身材臃肿的老女人!可不是,她年轻苗条,清新脱俗,脸庞白皙, 嘴唇粉红,眼睛大大的,睫毛很长,有神得出奇,手上带着一个手链,亮晶晶的。 
  她似乎感觉到了小童的紧张,微微一笑,耸了下鼻子说:「哎,你好,我叫 郎伶,你就叫我伶姐吧。想吃点什么,随便点吧!」
 
  李姐左右看了看,然后拿起手机笑笑说:「哎,你和小童吃,我得走了!」 
  郎伶客套似的挽留了几句,结果李姐很顺利地走了。李姐一走,小童更紧张 了,心都快飞出了。
 
  郎伶叫了牛排、比萨等西餐,那些都是小童二十岁之前没吃过的。她笑了笑 说:「你们放假了吧?」
 
  恩!小童点了点头,然后一直望着窗外。
 
  郎伶看着小童,微笑着说:「哎,赶紧吃吧!」
 
  为了掩饰紧张,小童埋头在那里吃着比萨。
 
  出门的时候,一股寒流袭来,郎伶裹了裹大衣,然后走到停在门前的一辆车 旁说:上车吧,外面冷!那是一辆黑色的车,看上去很豪华,什么牌子,小童不 认识。
 
  上了车,郎伶把车门关上后,一边开一边说:「哎,你家哪的?」
 
  「湖南的,离这很远!」
 
  「哦,那儿多吃米饭,喜欢吃辣,在这边还习惯吧!」郎伶不看小童,一直 望着前方。
 
  「还行,刚开始不习惯,后来就好了!」小童第一次对她笑。
 
  「你笑的时候很好看!」郎伶忽然扭头看了一眼小童说。
 
  就这样聊着,车子饶了很多圈,进了一个别墅群,最后在一栋别墅前停了下 来。
 
  郎伶掏出钥匙丢给小童说:去开门,我停个车!
 
  小童拿着钥匙有些茫然,但是只有下去去开门。门开好了,在门外等郎伶。 
  站了会,她从雪里走过来了,看到小童站在那里,头上都落满了雪,皱着眉 头说:「你怎么不进去啊,外面这么冷!」
 
  小童望着郎伶笑了笑,他看了看脚,脚上都是雪。她走到里面拿出拖鞋,放 到小童脚边说:「换上,进去吧!」她见小童不动,抬起头望着小童笑了下说: 「不要换了,屋里也老脏的!」
 
  小童还是把鞋脱了,他有些不好意思,袜子上有洞。郎伶看到了,一笑说: 快进去!
 
  屋里很是富丽堂皇,小童只在电视上看过装饰如此豪华的家庭:客厅很大, 客厅的旁边是楼梯,红木的,灯很多,很华丽,沙发什么的,布置得很温馨。 
  郎伶进屋后就给小童倒了杯水,端到小童手里说:随便坐吧,喝点水就暖和 了!
 
  小童接过水,郎伶一边脱外套一边说:「别拘束,我也不经常回来,屋里乱 糟糟的。」
 
  郎伶脱好衣服坐到了沙发上,拿起遥控器打开了电视说:「李姐跟你说了什 么了?」
 
  小童手里的杯子差点滑了下来,忙说:「没,没说什么!」
 
  呵!郎伶把台停在了一个情感访谈节目上,从桌上拿了一盒被开过的女士香 烟,从里面抽了根,刚想点,马上对小童说:「哎,你抽吗?」
 
  小童摇了摇头说:「不抽!」
 
  「恩,对的,上学的时候别学这个!」郎伶点上后,抽了口,吐了个烟圈说: 「你别这么紧张,先去洗个澡吧!」
 
  小童坐在那发愣,回过神来忙说:「恩!」他很迅速地站起来,刚走几步, 郎伶一笑说:「洗澡间过了楼梯往右拐,看到了吗?」
 
  小童点了点头,进了浴室。等他把衣服脱光站到宽大的浴缸里的时候,他发 呆了,那都是豪华的卫浴设备,他不会用。他用手乱拧了几下,没有水出来。 
  外面传来了郎伶的声音:「哎,小童,怎么了?」
 
  「没,没怎么!」小童忙说。
 
  当小童转过头去的时候,看到郎伶竟然也进了浴室里。因为屋里有暖气,郎 伶脱得就穿了条连衣裙,几乎露出了半个丰润的乳房,白皙得让人窒息。小童刚 才因为紧张,门都没关。
 
  郎伶像是欣赏到手的猎物一样看着小童。小童的身体很结实,因为在家里的 时候干活多,古铜色的皮肤,很有力的背膀。郎伶一直盯着小童看,一边向浴缸 走来一边说:「莲蓬坏了吗?」
 
  她没等小童说话就走到了他身边。小童的呼吸有些困难,下面硬了,那是本 能的,无法控制。
 
  郎伶一按就出水了,然后站起身来说:「可以了!」
 
  小童站在美女的面前,看着她的乳房,以及她那迷人的外貌,白皙富有弹性 的身体,他再也说不出话来了。
 
  郎伶也凝视着男孩子的裸体,满意地笑了笑:「嗯,还挺性感的。」说着, 她像一头母兽一样贴到了小童的身上,然后就亲吻起他来,开始慢幔的。小童的 头一下子炸得什么都不知道了,耳边嗡嗡的,像是磁石一样被郎伶吸了过去,然 后紧紧抱在一起。
 
  郎伶很可怕,在瞬间疯狂起来,亲得小童嘴都痛了。小童很笨,什么都不知 道,是她把他的手拉到了她的乳房上,软软的,凉凉的,舒服死了。
 
  郎伶越吻越用力,一边吻一边喘息,急切得像是犯了毒瘾的人。她竟然把小 童压到了宽大的浴缸里。分开他的双腿,像欣赏一件心爱的物品一样凝视着因过 度兴奋而勃起的男孩子的器官,火热的呼吸喷在小童的大腿根部,以及那直挺挺 的阴茎和毛茸茸的阴囊上。
 
  「太好了,这样大,又是美丽的粉红色。」她说着,那火热的目光凝视着男 孩子勃起的粉红色的阴茎。童男子的身体散发出新鲜的气息。细嫩的包皮像绸缎 一样光滑,包住了多半个龟头,因极度兴奋,那亮晶晶的龟头里渗出一丝透明的 爱液。
 
  小童是第一次被一个女人这样脱光了身体看,早已羞得无地自容,更是紧张 得一动也不敢动,任凭郎伶肆意玩弄。他所表现出来的那种大男孩儿的羞涩让郎 伶有一种说不出的冲动感和满足感。那一双小手伸向男孩子的两腿间,急切地把 那根小肉棒放到自己下面,将它笔直地插进她的阴道中。
 
  呜啊!小童兴奋得狂叫出声。郎伶的手环搂住小童的脖子,双腿缠绕着小童 的腰,如同一条藤蔓似的,扭动着那性感迷人的大腿和屁股,让小童的阴茎完全 插入,与她的阴部紧紧密合,然后上下提送臀部,激烈地运动起来了。
 
  啊……嗯啊……小童更加发狂地叫着,他什么都不去想了,什么都不管了, 动物本能地抱着郎伶,随着她的跳跃,挺动着,舒服死了。可没过多久,他就忍 不住了,大叫一声,用力喷射了出来……
 
  那是小童的第一次,永远难忘的第一次。
 
  在两个人一阵疯狂之后,郎伶望着小童微笑着。看了他一会,她突然又狠狠 地亲了他一下。
 
  小童皱着眉头说:「弄进去了,没事吧?」
 
  郎伶压在小童身上,捏了下他的鼻子说:「傻小子,不会有事的。」说着又 在他的脸上亲吻了一下。
 
  「是不是太快了?」小童把头转到旁边一笑说。
 
  「你很久没和女孩子在一起了吧?郎伶故意这样问他。
 
  小童疑惑地说:「什么?」
 
  郎伶看了看他的眼神,假装惊讶的表情说:「啊?第一次呀?」
 
  小童点了点头。是的,这是小童的第一次。出生穷山沟的小童很传统,并且 因为穷,他都没敢交过女朋友。有不少女孩子喜欢他也被他拒绝了。
 
  郎伶假装不相信地说:「啊!真的吗?」她当然知道是真的,要不是真的, 她也不会要他。
 
  小童微微一笑说:「你喜欢就行!」
 
  郎伶满足地看了看小童的下面,又激动地一笑,拿起莲蓬,用水清洗了那已 老老实实耷拉在那小肉虽子,然后轻轻地含了进去。啊……意外强烈的刺激使小 童全身的肌肉不自觉地收缩,下面的小东西又开始硬起来了。郎伶的小嘴一直从 它的顶部舔到了它下面的那个毛茸茸的阴囊。强烈的快感使小童子的身体不住地 颤抖。小童无法相信这是事实,这个高贵而美丽的姐姐竟然这样吸吮着自己的下 面,他感觉很不好意思。
 
  玩了一会,郎伶停了下来,抬起头来看了看全身紧张的小童子,要到我身上 来吗?她很关切地一笑说。
 
  小童点了点头。他想他是不需要主动的,一切都听伶姐的支配就好了。 
  郎伶看了看周围说:「起来,到床上来!」
 
  她用大浴巾给小童擦了一下身体,也给自己擦了擦,走了出去。小童乖乖地 跟着她,彼此没说话,但感觉都很着急。郎伶打开了卧室的门,那床看起来柔软 死了,被子散发着香气,温馨得让人立刻想跳上去。
 
  郎伶进去后,主动躺到了床上,然后说:过来!
 
  小童趴到郎伶的腿边,她把腿分开了,床头的灯把她的脸照得很好看。他挪 到她的前面,显得很是生疏。郎伶很体贴地伸出手来捏着小童的龟头,放了进去, 被放进去的时候,她皱着眉头,牙齿咬着嘴唇,又微微哼了一声。
 
  小童抱着郎伶的肩膀一点点的抽送,似乎她的下面有东西吸着他要这样做。 
  郎伶的身子很灵活,与小童一起动着,她的一双玉手把小童的后背抱着,贴 到了她的胸脯上。她看着小童,很享受的样子,然后捏着一边的乳房,送到小童 的嘴边说:「吃吧,别急,慢慢来!」
 
  小童迅速地点了点头,急促地喘息着。他死死地趴在郎伶的身上,身子一下 下的起伏,压着她。郎伶摸着他的头,呵呵地笑,「你好可爱,大学生男孩。不, 是男人了!」
 
  小童迷糊地撑起身子来,望着郎伶。她好美,真的好美。她见小童看她,便 捏了下他的脸说:「刚才玩得美吧?」小童老实地点点头。「姐好喜欢你,真的 舍不得你走了。不要上什么大学了,你就留下来一直陪我吧。」
 
  小童是个老实的孩子,还不会对女孩子花言巧语。听郎伶说要他不上学了一 直这么陪着她,他没说话。
 
  郎伶见小童不说话,笑笑说:「看把你吓的。姐是跟你说着玩的。刚才你出 了那么多汗,快去浴室洗洗吧。」说着就起来到浴室去放热水。那玉体从眼前走 过,让小童看起来很美很美。
 
  连续泄了两次,小童感觉挺累的,躺在了那宽大的浴缸里有点懒洋洋的。 
  郎伶帮他放好水后,笑盈盈地说:「累了吧?姐给你沏杯咖啡。」她说着就 出去了。不一会,小童听到了悠扬的音乐声,是郎伶开了音响。那悠扬的音乐回 荡在温馨的浴室里,小童简直有些陶醉了。
 
  咖啡端来了,郎伶迷人地笑着说:「快喝吧,咖啡解乏的。」
 
  「谢谢姐。」这是小童第一次叫她姐。接过杯子,喝了下去。
 
  郎伶会心地笑了笑说:「姐帮你洗洗身体吧。」
 
  「不用啊,还是我自己来吧。」小童连忙说。
 
  「你们男孩子粗心,洗不干净的。」她说着,不由分说就拿起软毛刷子和高 档香皂从头到脚清洗小童那年轻健壮的男性身体。小童不肯,想挣扎起来,可是 他忽然感觉全身一点力气都没有,两眼皮也不听使唤地直打架。他想可能是刚才 耗费精力太多,太累了,没有力气挣扎了,也只好很享受地任凭美女摆弄了。 
  「喂,困了吧?那就睡吧,这样你就可以一直留在姐姐身边了。姐实在是太 喜欢你了,不想让你走了。」见小童不再挣扎了,郎玲爱怜地说。
 
  小童听着她甜甜的声音,听着轻松的乐曲,意识慢慢地模糊了,他睡着了。 刚才的咖啡里放了安眠药。
 
  看着躺在浴缸里沉睡的年轻英俊的男体,郎玲会心地笑了笑:「哈,帅小子, 还不想留下来陪我,这下老实了吧?乖乖听姐的话了吧?」她说着,府身下去, 从小童英俊的脸一直亲到他起伏的胸脯、平坦的小腹、多毛的下体。在最后又亲 了一下他的小弟之后,郎玲抬起头,从旁边的壁橱里拿出一幅薄膜手套,优雅地 戴在一双玉手上,然后取出一瓶药水,倒在了一条手巾上,用那毛巾轻轻地捂住 了小童的口鼻。
 
  沉睡的小童全身颤抖了一下。郎伶一边捂住他的口鼻,一边柔声说:「喂, 别动呀,坚持一下,一会儿就会好的。」
 
  小童似乎很听话,没有做更多的反抗,只是四肢象征性地抽搐了一阵,就不 动了。只见他四肢伸展在浴缸里,头无力地向后垂仰着,那软软的小阴茎无精打 采地趴在那毛茸茸的阴囊上,那健壮而富有弹性的胴体依旧那样的完美可爱,只 是那再也不能起伏的腹部证明他已经没有了呼吸,变成了一具漂亮的尸体。 
  看到小童已经一动不动了,郎伶微微笑了笑,从旁边的壁橱里取出工具包, 打开,放在浴池的旁边。她深情地看了小童的胴体一眼,俯下身去轻轻亲了一口 他的额头,像是对小童又像是自言自语地说:「姐实在是太喜欢你了,帅小子, 就让姐吃了你吧。这样你就永远和姐在一起了。」她说着,抽出一把锋利的军刀, 分别在小童的脖颈处和两只手腕的血管处轻轻地割了一刀。血一下就流了出来, 整个浴缸下半部被染成了鲜红色。郎伶则用莲蓬轻轻冲洗着浴缸里及小童身上的 血液。那血水汇集到浴缸的底部流入了下水道。
 
  渐渐地,血流得慢了,最后变成了丝丝细流。郎伶拽着小童那由于失血而泛 白的大腿,将他的胴体用力翻转过去,让他臀部和背部向上趴卧在浴缸里。郎伶 拿起了解剖刀,看着趴在自己面前的这个赤裸的肉体,爱怜地说:「唉,帅小子, 姐真的太喜欢你了。就这样把你吃了,还真有点舍不得呢。
 
  姐想把你的皮囊留下,制成沙发永远陪着姐,好吗?「她说着,开始从小童 的后脖颈处下刀,力度恰到好处,轻轻划开了皮肤,并没有伤及皮肤下面的肌肉。 
  趴在下面的胴体没有丝毫的反抗,静静地承受着。郎伶继续将解剖刀切入他 的肉内,并开始往下切划下去。锐利的刀片轻易的划过了他脊背的皮肤。 
  肌肉像花儿一样的颤开。
 
  郎伶小心翼翼地引导解剖刀从小童那宽阔的脊背中间划过。那黄里泛白的胴 体安安静静的趴在那,整体看起来十分的性感∶宽阔的肩膀、结实的脊背、丰实 的臀部、健壮的大腿,相比较细的腰,让人产生无限的遐想。郎伶的解剖刀从那 光滑平坦的背部一直划到性感的臀部,最后在他的肛门处停下来,然后小心地从 肛门往他的左腿内侧切过去,一直到脚后跟,然后又从肛门划向他的右腿内侧, 直到脚跟。
 
  接下来,郎伶将小童翻向侧边,沿着背部切开的口子细心地剥下他后背的皮 肤。然后将他再翻转朝向另一侧,继续剥下他后背右侧的皮。男体背部、臀部、 大腿内侧的皮很快就剥离了,由于已经放过血了,所以此时并没有流太多的血。 此时,郎伶将尸体再次翻转,使其正面仰躺,以便剥下他正面的皮。那男人特有 的器官无精打采地耷拉在两腿间。郎伶瞄了它一眼,嘴角流露出一丝难以察觉的 笑。从工具包里拿出了一个针管,配上针头,分别从两个小瓶里吸入液体到针管。 那是进口防腐剂。配好液体后,郎伶淡淡一笑,右手持针管,左手捏住并提起那 像死蛇一样的器官,轻轻一捻,将那包皮褪下,露出纷红色的头。郎伶的小手很 准,针尖稳稳地轻轻地刺进了那纷红色的龟头,轻推针管。针管里的液体漫漫注 射到男人那敏感的器官里。接着,她又在那下面的睾丸上打了一针。这样这些器 官就会长期不被腐蚀了。
 
  接下来,郞伶小心翼翼的沿着小童左肩膀到腋下环绕一圈切开,右侧也做相 同的动作,这样她已经能够将整层皮从男尸的后半身躯体拉开,只剩下前面的皮 需要剥了。郎伶将已剥离的后背上的皮肤翻到尸体的前胸和肚皮上,牢牢的抓住 肋边的肉,一点一点地将皮剥离。在剥到阴部时,郎伶格外小心,因为最难剥的 就是这里。此时小童那男人器官软绵绵、皱巴巴,她生怕割破了它。不过郎伶很 有经验,也挺有耐心,最终将小童的整张皮完整地与他的躯体分离了。
 
  整张人皮是那样的完整,无任何的破损,整套男性器官滴啦当啷地挂在人皮 上。现在郎伶已经有了制作精美真皮沙发的原材料了。在她的想象中,即将制作 出来的黄色皮革应该是非常华丽的,而沙发一侧的扶手上面细嫩柔软的男性器官, 触摸起来的感觉应该很有趣。
 
  肢解小童的身体花了郎伶不少时间。虽然这不是第一次了,在此之前,已有 十几名像小童一样的年轻帅气的大学生小童子在这个大浴缸里变成了尸体并被肢 解,但在整个过程中郎伶还是无比的兴奋。她甚至连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这种 兴奋要比占有小童童男之身时还要强烈。
 
  此后一周的时间,郎伶都在享受小童身上的美味。而此后又一周,郎伶的卧 室里新进了一套精致小巧的皮沙发,它的皮面就是用小童的整张人皮缝制的。那 皮沙发的精美自不必说,最大特点是在沙发的扶手上保留着整套的男性生殖器官。 整套器官包括阴茎\ 阴囊以及里面的睾丸软软的,卧室的主人
 
  ——郎伶每天坐在那能捏在手里随意把玩。
 
               【全文完】